潍坊新闻网 潍坊日报社主办

您当前位置:潍坊新闻网 >潍坊新闻

麦客父子千里转场 20分钟收割完6亩

来源:潍坊晚报 2020-06-04 09:43:09 责任编辑:沙莎
A+A- 

      编者按

      又到“三夏”时节,麦田里满目金黄,呈现出一派繁忙景象。联合收割、跨区作业已成为麦收常态,今年全国将有1640万台各类农业机械和320万农机手投入“三夏”生产服务。我市坊子、高密、诸城、寒亭等县市区的农业合作社也派出多个小麦收割跨区作业队,驰骋千里奔赴河南、安徽等全国小麦主产区助力抢收。本报今起推出“麦收时节”栏目,深入市内外麦收一线,采访基层人物,记录抢收故事,定格动人场景,共享收获喜悦。

      6月2日,本报特派记者跟随雷沃重工集团服务队从潍坊出发,于3日中午12时许到达安徽省涡阳县。这里地处淮北平原中部,是传统的小麦种植区。麦田里随处可见“麦客”驾驶着联合收割机穿梭其中。来自潍坊坊子区九龙街道丁村赵家村23岁的赵凯和48岁的父亲赵宪常已是这里的“常客”,这对“麦客”父子档驾着今年新换的收割机,从早到晚在麦田里忙碌着,争取多收几亩地。

      忙着收麦五个小时没喝水,20分钟收割完6亩

      3日中午12时30分,在安徽涡阳县大孙家村村民孙亚伟的麦地里,赵凯正驾驶收割机忙碌着。父亲赵宪常在田埂上拉家常,偶尔用对讲机指挥一下儿子。

      15分钟后,赵凯将麦田收割完,一旁等候的三轮车马上过来收粮。麦粒从收割机里如水一般倾泻而出,三轮车斗很快就装满了。孙亚伟家的这片麦田共有6亩,赵凯用了约20分钟就收割完了。

      “下来先吃块西瓜吧!”记者招呼赵凯。他从车上下来,接过西瓜大口啃了起来,他已经近5个小时没有喝水。虽然车上备了水,但忙起来几乎顾不上喝。当天中午,等待收割的农户还有3家,匆匆啃了几口西瓜,赵凯又赶往下一家农户的麦田里。

      “你们吃午饭了吗?”记者问道。“麦收季一般不吃午饭,只吃早饭和晚饭。”赵宪常说,他给儿子在车上备了猪蹄,如果实在饿了就啃两口。

      早上8时30分开始,到晚上8时30分停工,每天连续12个小时不停歇作业就是赵宪常和赵凯父子的工作强度。“这还不是特别忙,如果到大忙时,通宵作业也是常有的。”赵宪常说。

      记者体验高科技收割机,驾驶室内凉爽清洁

      记者走进赵凯的驾驶室,体验了当代机手的作业环境。16岁就跟随父亲走南闯北的赵凯,如今是最年轻一代的“麦客”,有着8年作业经验,深受雇主们的欢迎。

      “割麦子看上去很简单,但也是很有技术含量的。”赵凯说,“看机手的割麦水平高低,就看收割后麦茬是否均匀,麦茬高度不超过10厘米就算水平不错的。遇到高低不平的地块,就考验机手的水平了,既要稳住车又得高效均匀收割,这需要常年的经验积累。”

      进驾驶室前,记者做好了汗流浃背的心理准备,但出乎意料的是,里面竟没有高温炙烤的感觉,反而有一些凉意。记者注意到,驾驶室内开了空调,而且封闭性非常好,没有麦芒或灰尘进入。

      赵凯告诉记者,他驾驶的这台收割机是今年刚买的雷沃谷神GM80,是目前市面上比较先进的收割机械。“这台车操控性很好,是电控自动挡,我只需要把握方向就可以,操作起来方便舒适。”赵凯兴致勃勃地介绍着新车的各种“高科技”,“车上的智能终端不仅能定位,还能计算收割亩数,进行故障报警,很先进实用。”

      作业路线基本固定,今年出来已奔波近半月

      赵宪常是个有着32年“麦客”经历的老机手。1989年,他东拼西凑近1500元买了台小型四轮拖拉机,又花800元买了村里首台推倒式小麦收割机,麦收时给麦农割麦。1992年,他用割麦的第一桶金,换了一台新疆-2联合收割机,那是国内第一种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收割机。从此,他开始了真正的“麦客”生涯。

      出去闯荡没那么容易。“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晚上收割完了或实在累了,地头上一躺就睡。”赵宪常说,但这么多年,他到哪儿都能遇到贵人。

      “我现在的活基本上都是朋友给介绍的,去年来收割时认识的村民朋友,今年麦收前就提前邀请我们来。”赵宪常说,有了朋友们的支持,他们父子有了固定的作业路线,形成了订单式作业。每年麦收季,他都带着儿子穿梭于河南、安徽和山东。

      “每年的第一站就是河南南阳、第二站河南周口、然后是安徽,最后回山东。”赵宪常告诉记者,今年是5月22日从潍坊出发的,已经奔波了近半月。

      今年麦收季能收两三千亩,纯收入十万余元

      从河南南阳、周口到安徽涡阳,从5月22日至今,赵宪常、赵凯父子俩已收割了千余亩的麦田。“预计今年麦收季能收两三千亩,一亩麦子收50元,能收23天左右。”赵宪常算了一下,除去油费、损耗等成本,今年麦收季的纯收入能达到10万余元。

      父子俩以车为家,吃住都守在收割机旁。赵宪常认为,“麦客”的黄金时代是在2007年之前,那时收割机数量少、市场大,一部小型收割机不到一个月就能赚近万元,轻松回本。但如今到处都是收割机,市场渐趋饱和,竞争激烈,收割价格被一压再压,“麦客”们不得不将利润压到最低。

      尽管如此,赵宪常还是对这行充满希望。“我靠干‘麦客’起家,攒下了一份家业,已经很知足了。我想继续努力干这行,直到干不动了。”说话间,广阔的麦田里,机声轰鸣,麦浪翻滚,收割机将片片麦穗吞进肚里,转瞬间吐出颗颗金灿灿的麦粒。本报特派记者 陈静静



相关新闻
  • 潍坊融媒微信

    潍坊融媒微信

  • 潍坊新闻网微信

    潍坊新闻网微信

  • 潍坊新闻网微博

    潍坊新闻网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