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新闻网 潍坊日报社主办

您当前位置:潍坊新闻网 >潍坊新闻

胜利背后涌暗流 斗智斗勇战敌特

参与接管潍县城的老革命以及老革命后代讲述当时发生的惊心动魄故事
来源:潍坊晚报 2020-04-29 09:03:17 责任编辑:沙莎
A+A- 

      潍县解放后,成立了潍坊特别市,参加潍县战役的部分官兵留下来全面接管潍县城。连日来,记者采访了当时参与接管潍县城的老革命以及老革命后代,听他们讲述当时发生的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一起回忆难忘的历史。

王振山回忆当年父亲接管坊子天主教堂抓敌特的故事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押犯证、提犯证

       刘山峰

      任市长的警卫员,两次躲过敌人的子弹

      4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高新区怡景公寓小区,见到了94岁的刘山峰老人。他曾任潍坊特别市第一任市长姚仲明的警卫员。虽已耄耋之年,满头白发,但刘山峰精神矍铄,和蔼可亲,见到记者到来,热情打招呼。

      潍县战役结束后,城内的大街小巷满目疮痍,到处是残垣断壁、弹坑、土堆、路障和敌人的尸体。针对这一情况,潍坊特别市主要负责同志带领工作人员和军管人员在零星的枪炮声中,着手清理西城街道的垃圾和路障,填埋弹坑,掩埋尸体。

      刘山峰跟随姚仲明前往潍县城墙附近视察战场清理情况,两人特意换上便装,乔装打扮一番。刘山峰背着一把小型枪走在前面,姚仲明走在后面,两人巡逻到南关时发现一个敌方的防空洞。

      刘山峰趴在洞口往里瞧,这时意外发生了。“我隐藏在洞口处,倾斜着身子往里一瞧,隐约看到有个东西在动,接着就有子弹打了出来,我下意识迅速回头一个反扑将姚市长扑倒在地,顺势滚到旁边的沟里。”刘山峰回忆说,听到枪响后,正在执行任务的解放军迅速赶来,在防空洞内将人抓获。经过审讯得知,此人是残留在老潍县城里的国民党兵,准备伺机暗杀解放军的大官,没想到被抓住了。

      潍县解放后,小黄楼及其所在的丁家大院成为潍坊特别市主要领导的办公地点。一天傍晚时分,一名自称华东局组织部部长的人来找姚仲明。为了安全起见,刘山峰一直带人守在院子里,观察着市长办公室里的一切举动。来人伪造了介绍信,信上盖了章,谎称要抽调45个干部和一些钱款急用,从表面上看没有发现任何破绽。

      谈完工作后,姚仲明多了个心眼,提议安排这名“部长”到公安处暂时住下,并派刘山峰护送。到达公安处后,对方说要解手,刘山峰便坐在大院里的花池边上等着。

      一回头的工夫,刘山峰看到这名“部长”飞速走到跟前,拿出一把手枪朝他射击,幸好他反应迅速,两只手紧紧攥住手枪,枪口晃来晃去。情况十分危急,虽然这名“部长”身材魁梧,力气也非常大,但刘山峰凭借自己的防身技巧和武术功底,又将枪口转向了对方,最终扣动扳机将其打伤。

      后来这名“部长”被送到乐道院救治。经过调查得知,华东局组织部并没有派人前来,此人是一名国民党特务。“他说来借调干部只是一个借口,其实另有图谋,当时看我们守在姚市长跟前不好下手,听到被安排到公安处住宿,以为自己露出了破绽,所以想提前对我下手,以便趁机逃跑。”刘山峰说。

      得知三岁孩子被保长虐待死 他很气愤亲手抓住罪魁祸首

      潍县解放后,刘山峰还协助姚仲明处理抓还乡团、反革命、国民党特务之事。

      有一天,一个从坊子赶来的20多岁妇女跪在公安处门口,哭着说她男人跟随部队外出打仗了,家里只剩下她和3岁的儿子。潍县解放前,保长将她儿子的两条腿倒挂在大门把手上,并用绳子绑了起来,两个大人使劲用脚往不同方向蹬大门,活活把年幼的孩子折腾死了。刘山峰听后既心疼又气愤,发誓一定要亲手抓住这个保长,替这个可怜的孩子报仇。

      妇女住的村庄距离潍县城70里路,骑着自行车要3个小时。那天傍晚,刘山峰和一名同事赶到乡公所,打听保长的下落。正遇到一名邮递员送信回来,从邮递员口中得知,保长已躲到他姐姐家了。

      顺着这条线索,两人来到了保长姐姐所在的村庄。村子比较小,从东头一眼能望到西头,如果挨家挨户打听,很容易打草惊蛇。两人找到村小学,正好赶上放学,便谎称他们是从潍县教育局来调查工作的,保长姐夫是他们的朋友,由于天色较晚,只能借宿一晚,等第二天再开展工作。就这样,在一名老师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保长姐姐的家。

      刘山峰怕保长听到院里有动静后偷偷溜走,便让同事守在大门口,自己进去抓人。走进院内,他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来到北屋门口。只见两名妇女在包水饺,保长和姐夫坐着喝茶聊天。

      看到家里进来了陌生人,保长心知肚明,一脚踢翻凳子,快速爬上窗台,想从后窗溜走。这时,刘山峰一个大步上前,双手抓住他的衣服,一使劲就将其从窗台上拽了下来扑倒在地,用手枪指着他的头说:“再动,打死你。”保长见大势已去,只好乖乖就范。

      这时天色已晚,不好赶路,他们只好借住在村里。第二天一大早,两人押着保长回城里审判。“当时骑自行车去的,回来的时候,怕他跑了,只好让他坐在前面的大梁上。”刘山峰回忆说,保长一直在自行车上折腾想伺机逃跑,他一手扶着车把,一手按着不老实的保长,好不容易押回了公安处。后来经过审判得知,此人还杀了不少人,最终因恶贯满盈被枪毙。

      王振山

      父亲负责治安、警戒,镇压反革命时还参与过监斩工作

      潍县战役结束后,华野9纵26师76团3营7连连长王子和按照上级指示,成为接管潍县城的一员,担任潍坊特别市公安大队中队长一职,负责治安、警戒工作。

      4月27日,记者联系上了王子和的儿子王振山。在王振山眼里,父亲是个大老粗,因为家里穷,从小没上过学,没什么文化,因不愿受地主压迫,很小的时候就入伍参军了,跟着部队到处打仗。

      “父亲在战场上英勇善战,私下里却是个很幽默的人。”王振山说,当时的7连指导员是南方人,经常向父亲说汤圆好吃,而父亲从小生活在胶东地区,没有见过汤圆,感觉十分新奇。后来偶然得知汤圆在北方叫元宵,便很想买来尝一尝。

      潍县解放后的一个冬天,王子和带着通讯员在街上巡逻,发现一个卖元宵的摊点,便让通讯员买来尝尝。拿到元宵后,王子和迫不及待咬了一口,紧接着便吐了出来,并用胶东话说:“这也太难吃了,一股生面子味,哪有像指导员说得那么好吃。”顺手就将元宵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回到单位后便找指导员“算账”。指导员听后哭笑不得:“汤圆是用来煮着吃的。”王子和听后好气又好笑,回头再去垃圾箱翻找元宵时,早已找不到了。

      王振山告诉记者,父亲除了负责治安、警戒等日常工作外,1950年镇压反革命时,还参与过监斩工作,任“监斩官”。“当时在一处河滩上枪毙一批反革命,行刑结束后,我父亲拿着指挥刀、手枪,领着一帮人挨个验明正身,如果发现没有死的反革命,当场再补一枪或一刀。”王振山说。

      接管坊子天主教堂暗中观察情况,最终肃清国民党特务

      潍县解放初期,一部分敌特分子仍潜伏在暗处,垂死挣扎。1952年年初,时任潍坊市(潍坊特别市于1949年6月改为潍坊市)公安局股长的王子和接到坊子公安分局反映,连日来坊子天主教堂(现址为潍坊市福利院)附近每到晚上10时,经常出现不明电台信号,他们怀疑有敌特潜伏在此,发报地点很可能藏在教堂里。为了查清此事,局领导安排王子和带人一起接管天主教堂。

      “名义上让我父亲负责教堂里的行政工作,实际上是让他密切观察教堂里的一切,侦破敌特案件。”王振山说。

      在坊子天主教堂期间,除了干好行政工作外,王子和时刻牢记局领导交给他的查特任务。刚到教堂的几天,他就利用空闲时间把凡是能去的地方都查看了一遍,不放过任何疑点,对每天进出教堂的人暗中观察,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举动。

      接管后,开始清点教堂的物资,桌子、椅子、写字台、钢琴……王子和非常留心可疑物品,对任何角落都不放过。直到清点到教堂楼顶时,他发现了一些手枪子弹和弹壳,根据经验,既然有子弹和弹壳,就应该有手枪。通过寻找,王子和在教堂附近的杏树底下发现了痕迹,用铁锨深挖后,挖出一口大缸,找到了电台的藏身处,遗憾的是当时电台已经被转移走了。“30年多后的一天,潍坊市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在打扫卫生时,无意中发现了一把手枪,已长满铁锈,估计就是当时藏起来的。”王振山说。

      王子和及时向市公安局作了汇报,局领导要求他不能暴露身份、不能违反宗教政策,继续暗中侦查。后来,他又发现了24本小册子,上面详细记录了坊子火车站每天进出多少货、第三陆军医院(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80集团军医院)有多少床位和伤员、坊子党政军主要活动以及驻军情况等。他猜测这些都是当时特务搜集的情报,每天用电台发出去。

      在掌握了这些线索后,王子和对教堂的工作人员进行了思想教育,其中一名从益都教堂调过来的修女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她说,益都教堂内藏着一个国民党连长。

      王子和及时将这一重要情况汇报给了市公安局,市局领导派人员和益都县公安局的同志一起前往益都教堂抓人,逮捕了这个潜伏的国民党连长。顺藤摸瓜,又一起破获了几个敌特案件。从此,肃清了藏在天主教堂的国民党特务,他的敌特侦查工作也告一段落。本报记者 刘燕(署名除外)



相关新闻
  • 潍坊新闻网微信

    潍坊新闻网微信

  • 潍坊新闻网微博

    潍坊新闻网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