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新闻网 潍坊日报社主办

您当前位置:潍坊新闻网 >潍坊新闻

梁文灿诗文遗稿叙录(一)

来源:潍坊晚报 2020-03-15 10:43:00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
A+A- 

        梁文灿遗稿藏于国家图书馆

梁文灿手迹。

        梁文灿(1869-1928),字质生,潍县城里人,清光绪二十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先后任浙江道、福建道监察御史,为官清正廉明。梁文灿是潍县清末至民国时期著名历史文化名人,创作了大量的诗词、骈文、随笔等文学作品,却少有著述刊印行世。一年前,梁文灿之孙梁冈发现中国国家图书馆还珍存着其祖父大量的诗稿,作者赴京,终得见梁文灿遗稿十七册。

        梁文灿遗稿有十七册

        《潍县志稿》卷三十梁文灿传,记载梁文灿早年“每试必捷,毕生不知落第为何事”,尔后湖海浮沉,“终无所遇,遂坎坷以殁”。《潍县志稿》作者,皆梁文灿故交,老怀赋笔,如闻叹息。

        不过在读书人看来,梁文灿最令人可惜之处,是其有生之年,没有见到自己的著述刊印行世。最惜江山零落后,长安花看少年时。这种斜阳燕子之感,遽不忍见,也终是无奈。

        民国十八年(1929),丁锡田刊印《蒙拾堂词稿》,是为《小书巢丛刊》第二集总第三种。这是梁文灿第一种也是迄今为止惟一一种刊印行世的著作,而此时,梁文灿已去世一年有余。丁锡田《蒙拾堂词稿叙》记曰:“先生遗著尚有诗稿、骈文、随笔若干卷,所选《宋金元怀古词辑》四卷,藏于家中。”《潍县志稿》卷三十七《艺文志》中,仅著录了他的《蒙拾堂诗稿》《蒙拾堂词稿》和《宋金元怀古词辑》三种著述。2013年,笔者和王新先生在考录古潍人诗词时,也只见到了他这180余首蒙拾堂词。直至约一年之前,承蒙郭君同先生告知,梁文灿之孙梁冈先生发现中国国家图书馆还珍存着其祖父大量的诗稿。惊喜之下,亟为检索,果然。岁尾雪后,偷暇京华,终得见梁文灿遗稿十七册。遂利用近两天的时间,坐北海白塔之右,听晨车暮鸦之声,理断缣零锦如下。以望周知之余,也是对《潍上古诗词文集知见录》的补充。

        梁文灿的遗稿皆是未定稿本,珍贵异常。又涂改较多,凌乱重见。经过初步检阅,梁文灿的著述按时间先后主要有以下几个系列。一是红豆馆诗文系列,二是随笔杂录系列,三是可谈集系列,四是蒙拾堂诗系列,五是蒙拾堂词系列。因蒙拾堂词已众所周知,故仅论述前四种。至于他的《宋金元怀古词辑》,未知何时所辑,至今尚未发现。

        在详细讨论之前,先说一下梁文灿诗文遗稿的用纸、版式。国家图书馆藏梁文灿的十七册诗文稿,皆为民国北京琉璃厂成兴斋的红格稿纸本,红格周边,基本上都有浅绿花草纹饰边,仅一册未有花草纹饰边。板心下印有“成兴斋”。总十七册中,可谈集系列及部分红豆馆诗文等九册为“小钞本”,长15cm,宽9.7cm,半页六行,行十字。大钞本半页十行,行19字。诸册之上,多有“炙笙梁氏珍藏”“炙笙清课”朱文印。

        红豆馆诗文系列有三种

        梁文灿红豆馆诗文系列,主要有《红豆馆吟草》《红豆馆撷余》《红豆馆诗存》三种。

        《红豆馆吟草》不分卷,光绪二十一年(1895)稿本,成兴斋红格稿纸本写录,封面题署“红豆馆吟草”,内钤有“红豆馆主”“炙笙清课”朱文印,据此知梁文灿有号曰“红豆馆主”,他最早的诗文集也拟名为“红豆馆吟草”或“红豆馆诗存”。这一册前面有《红豆馆旧草偶存小引》,正文前载光绪十五年己丑(1889)、十六年庚寅(1890)、十七年辛卯(1891)、十八年壬辰(1892)、十九年癸巳(1893)之年所作诗,总约50首,以光绪十九年癸巳(1893)所作最多。后又有《红豆馆旧草偶存补》,内又有“旖旎旧词”“旖旎新词”约二十首。是册前抄录工整,册末多凌乱,载诗约70首。

        《红豆馆旧草偶存小引》曰:“余自己丑,始学吟咏。腹俭笔涩,有意会词,效颦虽多,入彀忒少。迄于癸巳,游学济南,途中感怀,历下游宴,即景抒情,益不能已。秋闱以后,移住金泉,晚榻经楼,晓登秋曝,山色推窗,泉声倚槛,景物移人,自鸣天籁。旋开蕊帏,幸获泥涂,日逐应酬,吟兴遂歇。旧稿纷纷,零落箱帘,不复理者,将及三年。乙未仲春,羁栖家居,偶翻旧箧,旧草横陈。披阅之余,恍若隔世,因欲删存,以纪年岁。壬辰以前,十存一二;癸巳以后,十存七八,非敢谓诗,聊用自遣。社长王君,又复怂恿,遂手一帙,以资笑谈。甲午乙未,年皆一卷,略有进益,不列此中。古平寿红豆馆主炙笙氏亦号镜侬自识。”

        此小引是罕见的梁文灿行事记录,也知道了梁文灿曾经自号“红豆馆主”“镜侬”,这是以前资料中未曾见过的。正文前又有自记,云:“旧作颇多,可存无几。即其间可存者,亦须略为点窜。故随改随录,亦不按年次云。癸巳以后,皆纪年矣。乙未二月炙笙自识。”其后载诗四十八首,其中的《九日登程符山》《玉清烟晓》《登文昌楼》抒写了潍县风物。其次是《红豆馆旧草偶存补》,分两小节。第一小节名曰“旖旎旧词”,载诗六首。诗前小叙有记:“此辛卯年作纪事,未完,乙未年足成纪事,且删易其稿,偶忆旧词,姑存之。”第二小节名曰“旖旎新词”,载诗十数首,皆是赠歌伎之诗,可以视之为《可谈集》的先声。

        《红豆馆撷余》不分卷,未知何时抄录,根据题名,应该也是光绪二十一年(1895)左右时的抄稿本,成兴斋红格稿纸本写录,没有最后完成。其中记录了近二十则随笔逸事,主要内容为梁文灿给他人撰写的挽联。首载七则赠歌伎之联,梁文灿自称为“本事联”,这也可以算是《可谈集》的先声。其后又记录了十余则他为友人、亡妻等所撰的挽联,这一段最有历史文献价值。其中一则记载:“余嫡室李室二十一岁,殁于清明前二日。记曾挽一联云;生甫廿一年,方其纸阁芦帘,与卿同老。死百百五日,此后雨丝烟柳,触我相思。”其中又一则记录:“余同砚弟郭君仰曾,讳肇光,天性倜傥,才思俊美,仅得食饩,年未三十,郁郁以殁。余挽以联云:迭物阨人已甚哉,几经刘汉落第,潘岳悼亡,郁郁七八年,更那堪身后无儿,帏中有母。知交如君亦罕矣,剧怜长吉多愁,子安早世,遥遥一千里,最难忘程符携屐,历下停舟。”

        《红豆馆诗存》不分卷,疑为光绪二十二年丙申(1896)稿本,小钞本,里面虽然有许多涂抹之处,不过抄写条理,眉目清楚。这一册之中,载有光绪十九年癸巳(1893)所作20首,光绪二十年甲午(1894)所作19首,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所作65首,光绪二十二年丙申(1896)所作50余首,总共存诗150余首。其中的甲午、乙未二年的诗,正是梁文灿在《红豆馆旧草偶存小引》中所言,“甲午乙未,年皆一卷,略有进益,不列此中”。



相关新闻
  • 潍坊新闻网微信

    潍坊新闻网微信

  • 潍坊新闻网微博

    潍坊新闻网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