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新闻网 潍坊日报社主办

您当前位置:潍坊新闻网 >潍坊新闻

平凡的人生不平凡的事业——老党员王均衡主要事迹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9-11-05 10:30:19 责任编辑:桃子
A+A- 

        编者按:为扎实推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向深度、广度拓展,临朐县创新教育载体,在组织开展“传承红色基因,留住红色财富”活动的基础上,精心遴选了当过毛主席贴身警卫员、返乡后几十年如一日服务乡村建设的郭中福等10位新中国成立前入党的老党员,组织10余位作家对他们的崇高信仰和奉献精神进行深度挖掘,撰写、编印成《初心筑梦》一书,作为全县“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辅助教材,每个党组织、每名副科级党员干部人手一册。通过这些身边的英模人物、红色故事,学习英模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增强守好初心、担好使命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文 / 王荣堂

        2019年5月20日,我们前去采访了老党员王均衡同志。

        老人虽然现在已经93岁了,但是身体依然硬朗,精神很好,一个不大的院子种满了蔬菜、花草。我们到他家时,老人家正在小院里给蔬菜浇水除草,见我们到来,便热情地招呼到屋里坐,勤快的大娘端茶倒水非常热情。我们说明来意后,老人略微沉思一会,便缓缓地给我们讲起了他的故事。

        我出生在诸城市林家村镇黄家庄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自打记事起就过着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日子,鬼子汉奸三天两头到村里来,不是扫荡就是抓夫征粮;母亲是村里的妇救会长,白天下地干活,晚上还要躲避鬼子汉奸偷袭,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地居无定所,很难睡个囫囵觉。1943年初冬,鬼子在离我们村三里地的镇上修建炮楼,我被抓去给鬼子修炮楼。一天晚上收工时,已是晚上八九点钟,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场院时,我听到一个柴火垛里有动静,虽然心里很害怕,但是好奇心还是驱使我上前看个究竟,便悄悄地走过去,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蜷缩在柴火垛里,我便喊了一声:“谁,在这里干什么?”那人一下子从柴火垛里窜了出来,见我拿着铁锨,又是个小青年,料想不是坏人,便说:“是我,要饭的。”我一听是个要饭的,就大着胆子凑上前去,上下打量一下那人,虽然黑乎乎的看不太清,但总觉着不太像是要饭的,便顺口说了句:“在这里睡觉晚上多冷,到我家睡一晚上吧,我家就住在村东头。”那个年代庄户人很朴实善良,遇到逃荒要饭的留宿管饭是很正常的。那个人先是犹豫了一下,便说:“好吧。”就这样跟我回了家。后来才知道,他叫宋静庭,是一名共产党员,后来成了我的入党介绍人。在他的带领和教育下,我走上了革命道路。

        宋静庭是郯城人,那年23岁,是山东省委派到诸城做地下工作的干部,又受诸城县委委派到我们这里开展工作。他穿着打满补丁的粗布衣服,戴着毡帽,虽然只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但看上去倒像四十多岁的老头。他白天到村里和农民一起干活,晚上组织群众中的先进分子开会宣传党的政策,发动群众组织地方武装,开展抗日斗争。为了安全起见,也是怕连累群众,一般不住在村民家里,而是住在村头破屋或者柴火垛里,一天换一个地方。那个时候,要是被坏人告密,鬼子汉奸在谁的家里发现有共产党,那是要杀掉全家的。

        宋静庭在我家住下后,对外称是我逃难的表哥,白天我们一起去给鬼子修炮楼,晚上他又组织人去拆炮楼,就这样白天修晚上拆,把鬼子气的“哇哇”叫。记得有一天晚上,他问我:“小王,你跟着我害怕不,你知道共产党吗?”我说不怕并问他:“共产党是什么?”他便给我讲:“共产党是和老百姓在一起的,打日本鬼子打汉奸,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他又问我:“你找不找共产党?”我说:“找,上哪里找啊?”他顿了顿,说:“你看不就在你跟前吗,我就是共产党啊。”“你?”我当时差一点惊掉了下巴,我做梦也想不到,和我在一个炕上睡了大半年的“表哥”原来是共产党!经过半年多时间对我的考验,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年我18岁。

        那个时候党员都是单线联系,互相不知道底细,直到1945年春天,我们村成立了党支部,我才知道我们村已经有5个党员,其中就有我母亲,我是党员的事连当妇救会长的母亲都不知道,当然,我也不知道母亲是党员,在成立支部时,我和母亲都很惊讶。在会上,我被任命为支部宣传委员兼区交通员。

        区委驻地离我们村有三十多里地,送信传递情报是我的主要任务,白天怕遇上汉奸,我多数在晚上去区委送信取信,晚上夜黑风高,风一刮庄稼叶子刷拉拉地响,又不敢走大路,走的都是羊肠小道,说是“毛骨悚然”一点也不为过。其实最危险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汉奸的便衣队,他们都是当地人,当地口音,穿的是当地农民的衣服,你分不清他是干什么的,我们很多地下工作者,都吃过他们的亏。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武器,我便怀揣一把菜刀给自己壮胆,不管是遇到刮风下雨,还是遭到敌人封锁,我都顺利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多次受到区委表扬。

        说到这,我不禁插嘴问了一句:“当时你害怕吗?”

        王均衡说:“怕?那个时候不知道害怕,就是一个信念,那就是把鬼子汉奸消灭了,老百姓过个安稳的日子,那个时候老百姓实在是太苦了,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我们村五六百口人,逃荒、要饭、躲兵灾的就跑出去了一半以上,在家里的也就是二三百口人,你说要是但凡能过下去,谁愿意背井离乡地跑去外地啊,那个时候你到外边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呢,我们村到现在全家没有音讯的还有十好几家。

        抗战进行到1945年,鬼子已经是日薄西山,山东的斗争形势已经好转,炮楼里的鬼子很少出来扫荡,出来抢粮食的多数是汉奸。我们抓住这一时机,对汉奸进行正面宣传教育,并对汉奸家属晓以利害,让他们去做工作,对那些顽固分子我们就找时机镇压几个,这样一打一拉,就有效地瓦解了敌人,对抗战胜利起到很大的作用。我们还经常组织民兵去袭扰敌人,就是在炮楼四周埋伏,半夜三更突然敲锣打鼓放鞭炮吹哨子,使鬼子汉奸提心吊胆不得安宁。

        盼到抗战胜利了,老百姓本想过上安定的生活了,没想到蒋介石又发动内战,国民党收编了一些汉奸伪军和地主武装,组成这个队那个军的,光‘司令’就有一大堆,到处抓夫抢粮杀害进步群众和党员,实行白色恐怖,比日本鬼子还厉害,我们的地下工作在那个时候非常艰难。

        当时,我们一家六口人只有奶奶一人在家。母亲到处组织妇女做军鞋、摊煎饼、推碾烙饼积极支前。我在区里下到各村组织男劳力推小车送干粮、抬担架救伤员,跟着大部队后边跑。二弟是区武工队队员,整天不知道在哪里打仗,妹妹是识字班长,帮着母亲做妇女工作。就连最小的弟弟还是儿童团长,站岗放哨,一家人很难在一起吃顿饭。

        前几天,上演了一部电视剧《沂蒙》,我一边看一边哭,我们家当时的情况与剧中的情景非常相像。”

        这时,王均衡擦了擦含在眼眶的泪水,继续说:“现在一些年轻人不了解历史,不知道今天的好日子是怎么来的,不知道过去共产党人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流血牺牲,撇家舍业,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和牺牲。特别是有些小说电视剧,把过去那些艰苦的斗争故事当儿戏写、当笑话演,这是对历史的不尊重,更是对那些为民族解放而英勇牺牲的千千万万个革命烈士的不尊重,也是对我们的子孙后代不负责任。现在习主席提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对党员群众进行传统历史教育,我认为是非常必要的,也是非常及时的,一定要对我们的历史负责,对我们的后代负责,把党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光荣传统传承下去。”

        最后他说:“其实,我这一辈子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值得说,值得去炫耀,我只是做了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我在党旗面前问心无愧!”

        是啊,这是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自白,他是一个平凡的人,他用平凡的人生去为人民做了一辈子不平凡的事业。



相关新闻
  • 潍坊新闻网微信

    潍坊新闻网微信

  • 潍坊新闻网微博

    潍坊新闻网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