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新闻网 潍坊日报社主办

您当前位置:潍坊新闻网 >潍坊新闻

永难忘却的军旅记忆——老党员朱继昌主要事迹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9-11-02 17:05:17 责任编辑:桃子
A+A- 

        编者按:为扎实推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向深度、广度拓展,临朐县创新教育载体,在组织开展“传承红色基因,留住红色财富”活动的基础上,精心遴选了当过毛主席贴身警卫员、返乡后几十年如一日服务乡村建设的郭中福等10位新中国成立前入党的老党员,组织10余位作家对他们的崇高信仰和奉献精神进行深度挖掘,撰写、编印成《初心筑梦》一书,作为全县“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辅助教材,每个党组织、每名副科级党员干部人手一册。通过这些身边的英模人物、红色故事,学习英模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增强守好初心、担好使命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文 / 郭宝学

        朱继昌,1929年6月28日出生于临朐县九山区小崮东村。

        1947年夏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任鲁中警备一团侦通连通讯员,在临沂河庄阻击战中荣立三等功一次。1948年任鲁中警备一团警卫班班长,并火线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5月23日,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二军文化速成小学评委会授予三等功一次。1955年8月,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昌步兵学校学习,1958年5月27日毕业。1959年,任浙江金华双龙洞三支队五连副指导员。1960年3月,任江苏省涟水县某部连指导员,并当选南京军区文化教育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代表。1964年7月,在辽宁省鞍山高炮35团司令部任连指导员;1966年10月,在青海西宁原子弹发射基地任连指导员;1968年12月,回鞍山工作。1969年6月,离开部队,回到家乡。1976年5月,办理离退休手续。在军旅生涯中,曾参加潍县、济南、泰安、兖州、淮海、渡江等战役或战斗,荣获淮海战役纪念章、渡江胜利纪念章、解放纪念章和解放慰问章。

        近日,在石家河生态经济区小崮东村的一个普通农家小院,我见到了部队离休干部朱继昌。他前些年因患脑中风,肢体功能受限,儿女们都在外面工作,生活起居都由小他6岁的妻子刘兰英照顾。我说明来意后,已是鲐背之年的朱继昌老人显出十分激动的样子,他让老伴儿搬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来一看是老人珍藏多年的证书和奖章。我充满敬意地一样样翻看着,询问着,虽然老人的记忆和语言表述大不如从前,但22年的军旅生涯留在心底的印记永难磨灭,加上刘兰英老人的提醒和补充,我的采访得以顺利进行。

        烽火硝烟锻初心朱继昌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童年和少年的记忆里,只有饥寒交迫,逃荒要饭,还有无尽的苦难。1947年夏天,临朐战役结束后,解放军主力部队在当地征募兵员,时任小崮东村青救会会长的朱继昌积极报名参加了解放军。部队给每名战士配发了一支三八式长枪、100发子弹和4颗手榴弹,经过短暂的列队、射击等基本训练后,朱继昌就上了前线,跟随部队转战在潍坊、临沂一带。因为朱继昌表现积极,作战勇敢,不久被鲁中军区警备一团选拔为连部通讯员。战时通讯员的工作充满了艰辛和危险,不仅要及时传达作战命令等,还要参与行军打仗。

        临沂河庄阻击战是朱继昌参加的一场十分惨烈的战斗。战斗中,我军伤亡严重,连长命令通讯员去前沿阵地传达撤退命令,赶在河庄村头的大槐树下集合。连部的4名通讯员,有3人牺牲在战场上。让朱继昌终生难忘的是,一位叫刘振义的大个子通讯员,被敌人的流弹击中头部,仰面倒在阵地上,当场壮烈牺牲,而朱继昌就在离他不到两米远的身后。眼看着战友的遗体被老乡用担架抬了下去,朱继昌的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就在前一天的战斗间隙,他还跟这位沂水籍的战友拉过家常。当时刘振义满脸向往地说:“等打完了仗回家,一定让家里人给说个媳妇,好好过日子!”朱继昌还笑他:“你是当兵的,不定哪天就牺牲在战场上了,还想着找对象的好事儿!”可是仅仅只有一天,一位生龙活虎的战友就这么永远离开了!这时,连长把传达命令的任务交给了朱继昌。朱继昌没有恐惧,心里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一定要完成首长交待的任务,最大限度减少部队伤亡,争取最后的胜利,也为牺牲的战友报仇!”

        当时已是深夜,战壕四周到处是飞着的流弹,朱继昌凭着对作战地形的了解,毫不畏惧地摸黑在阵地上奔跑、跳跃、躲闪,终于在规定时间内把撤退的命令传达给三个作战排。当朱继昌赶回连部向连长复命时,连长还有些不相信,担心有的排接不到命令,让他第二次赶回阵地,核实部队是否全部安全撤离。等他再次返回,敌人已经占领了该阵地。有敌军发现了他,大声喝问:“什么人?”他灵机一动,沉着应道:“自己人!”并借着夜幕的掩护,从容穿过敌阵,绕到他们背后,脱离了险境。因为出色完成了任务,部队为朱继昌荣记三等功一次。

        1947年11月,天连降雨雪。部队白天行军,战士们全身湿透,没有衣服换,只能坚持到晚上,在村子里住下后,架起柴火烤干衣服。吃的也差,先是吃小米干饭,后来只能煮麦粒子吃。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朱继昌得了夜盲症。有一天急行军100多里路,朱继昌十分困乏,但仍然强打精神跟着部队走,渡河时,水没到腰部,冰凉沁骨,才清醒过来。遇到晚上打埋伏,只要冲锋号一吹,朱继昌和战友们端着枪就往前冲。“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下战场。”大家心中揣着同一个信念:早一天解放全中国,让老百姓早一天脱离战火,远离灾难。

        1948年7月,朱继昌担任了团警卫班班长,参加了解放泰安的战斗,并由连指导员贾若礼介绍火线入党,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随后参加了济南战役。9月16日至24日,解放军在司令员许世友的指挥下,经过8昼夜的激烈攻坚作战,攻占了号称“坚如磐石,固若金汤”的济南城。

        淮海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有“四最”之说:解放军牺牲最重、歼敌数量最多、政治影响最大、战争样式最复杂。战役在1948年11月6日开始,1949年1月10日结束,历时60天,消灭国民党军55.5万人,而解放军也伤亡13.4万人。朱继昌所在的华野三纵队参加了著名的碾庄战役。碾庄战役推进得相当艰难。遮天蔽日的硝烟在碾庄一带整整弥漫了11天,双方数十万人马在南北长3公里、东西宽6公里的狭小区域里日夜厮杀,其惨烈程度十分罕见。那时候天天打仗,“打不死就上战场”成为战士们的口头禅,也是他们视死如归的真实写照。当时让朱继昌刻骨铭心的不是惨烈的战斗,而是战争给老百姓带来的伤害和灾难。警卫团驻扎在一个小村子里。一天上午,敌人的一发炮弹落进院子,擦着门框,在房东屋内爆炸,刚结婚三天的一对年轻夫妻当场炸死,惨不忍睹。那时,朱继昌就发誓:“蒋介石反动派挑起的内战,让生灵涂炭,百姓遭殃,我们一定要打赢这场战争,解放全中国,让老百姓都过上幸福平安的日子!”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和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渡江战役拉开序幕。长江南岸的国民党军在南京水域一线修筑了密集的堡垒工事,白天在长江北岸都可以看到。我军为了避免白天敌机轰炸,部队都隐蔽在长江北岸的青纱帐和村庄里。渡江时间选在晚上,地点是浦口。对岸国民党军炮火猛烈,照明弹和炮火把江面照得像白天一样。朱继昌同战友们坐上小帆船,冒着枪林弹雨前进,子弹嗖嗖地擦过脸庞,有强烈的发烫感觉,但没有人害怕,紧盯着前方,不停地划船,不停地前进。渡江之后,朱继昌才发现背包上打了好几个枪洞,还留了两块炮弹皮在里面。桌子上摆着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两枚纪念章,老人颤抖着双手抚摸着,没有一句话,或许他又回到了那个炮火连天的战争年代,又想到了那些一块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友们……

        砥砺前行勤奉献解放南京后,朱继昌随部队到江浙沿海开展了剿匪行动。待到全国解放后,服从组织安排,作为南下干部,朱继昌先后在浙江舟山群岛、奉化溪口等地工作。在奉化溪口工作期间,因工作突出,荣立三等功一次。立功事迹簿上这样记载着:“学习积极,能抓紧点滴时间,有困难能钻研克服,学习全面,军政文均在四分以上,也乐于帮助人。”看到最后一句话,朱继昌露出欣慰的笑容:“那时候年轻,什么事都抢在头里,看到谁遇到了困难,就想伸手帮一下,首长和战友都很喜欢我。”

        1955年,朱继昌作为优秀战士被部队推荐到南昌步兵学校学习。三年时间,半年学文化,半年学军事,在教员的指导下,他很快掌握了速成识字法,学会了大量常用字,成绩比其他学员高出一截,经常给他们当老师,年年被评为优秀学员。1958年5月,从南昌步兵学校毕业后,朱继昌先后在浙江金华和江苏涟水等地驻军任排长、副指导员。在金华双龙洞,朱继昌进了功臣连队五连。五连有着光荣的历史传统,解放战争时期,因建设防空洞被上级命名为“功臣连队”。在他任职期间,连队多次受到上级表彰,“功臣连队”的牌子更加闪耀辉煌。1964年7月,朱继昌调任辽宁省鞍山高炮35团任连指导员。在这样一个优秀的集体中,朱继昌的政治、军事素质及部队管理能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1966年10月,又调往青海西宁原子弹发射基地,任高炮35团司令部指导员。基地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相当恶劣,冬季寒气逼人,直入骨髓,尤其是终年狂风不断,经常吹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因为当时经济落后,交通闭塞,部队驻地蔬菜、水果、肉类供应均很困难。饮食不惯和高原反应,时刻侵扰着官兵们。

        朱继昌至今还清楚记得,刚到西宁,没带高压锅,烧水不开,做饭不熟,导致消化不良,不到半年时间,体重减了十多斤。朱继昌所在的连队负责警戒保卫工作,他身先士卒,严格执行部队纪律,严格要求战士一丝不苟地履行工作职责,把责任区打造成水泼不进的“铁桶”和“钢板”。为了尽可能提高战士的政治觉悟和军事素质,朱继昌在连队中掀起了学习钻研业务、开展技术练兵的热潮,选树学习标兵,培养业务尖子,历练政治合格、军事过硬的优秀人才。

        1969年,朱继昌所在部队解散,有的干部进了“五七干校”,他则选择了退役,回到了生养自己的家乡小崮东村,进了林业队,从事果园的种植与管理。他从不向人们炫耀自己的军旅生涯,也从未向组织提出过什么要求和待遇,像一个普通的农民,在家乡的土地上耕耘收获,继续奉献着一个部队老兵的火热情怀。

        在老人家的客厅里,我想为两位老人照张合影留作纪念,刘兰英忙招呼在家的二儿子,在院子里的月季花前摆了两张圈椅,她搀扶着朱继昌慢慢出了屋,在圈椅里坐下,然后轻轻牵住了丈夫的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最柔情最浪漫的诗句,倏然穿越三千年光阴,从《诗经》中流淌到 2019年盛夏的山乡,流淌进这个充满温馨的农家小院。我含着热泪按下了快门。沧桑岁月写满两位老人的脸庞,他们已不再年轻,也寻不见青春和靓丽,但他们依旧相依相靠,依旧舒心地微笑着。曾经的烽火硝烟,曾经的艰苦岁月,以及现在的国泰民安,现在的幸福美满,都洋溢在他们慈祥温暖的笑容里……



相关新闻
  • 潍坊新闻网微信

    潍坊新闻网微信

  • 潍坊新闻网微博

    潍坊新闻网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