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让潍坊金石文化叫响全世界——访潍坊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万印楼印社社长蒯宪

来源:潍坊广播电视报   发布时间:2021-11-25 08:59:10

  11月6日—12日,2021潍坊陈介祺金石文化周在潍坊市美术馆举办。本届金石文化周用作品讲述故事,用文化传承历史,包括万印楼篆刻艺术大展、当代金石书画大师作品展、蒯宪金石篆刻展等名家展览。在展览现场,记者专访了潍坊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万印楼印社社长——蒯宪先生。

  人物简介:蒯宪,字白岩,斋号不言斋,1954年生于山东潍坊,1990年毕业于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师从清代著名金石家陈介祺后人陈君藻先生,学习书法和篆刻。现为中国篆隶专业委员会委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顾问,西冷印社社员,山东印社副社长,潍坊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万印楼印社社长,潍坊市文化馆研究馆员。书法作品曾获第五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全国奖,篆刻作品参加中国当代篆刻艺术大展。

  展览共展出300多方印章组成的100多件篆刻作品

  “潍坊自古以来就是金石重镇。从2013年起,我市致力于建设中国‘金石之都’、国际‘金石圣地’,先后举办了三届陈介祺艺术节、四届陈介祺金石文化周,和三届陈介祺奖万印楼篆刻艺术大展暨当代篆刻名家邀请展,我每年都参加。”在展览现场,蒯宪告诉记者,今年,他以个人金石篆刻展的形式为金石文化周献礼,是想借印篆做媒,与金石续缘,用自己的篆刻作品更好地展现金石文化的魅力。

  据介绍,本次展览是蒯宪对陈介祺金石文化艺术思想的传承体现,共展出了15个单元300多方印章组成的100多件篆刻作品。从作品的构成内容上看,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部分:一是“义理推斟”,主要表现的是古文字的形成、演变,以及在印章中的使用,“篆刻是要临摹古玺的,今天金石文化的发扬也要重视对古文字、老玺印的研究”;二是“心摹手追”,主要表现了蒯宪对陈介祺《十钟山房印举》中一些印章的临摹、学习过程;三是“印从书出”,这部分作品主要展现了甲骨文与印章相结合、融汇的过程,也表现了书法在印章中的使用。

  “自古以来都有‘印从书出’的说法,印章篆刻与书法作品同源共流、密不可分。这也是我作品的特点,喜欢将书法特别是篆书与篆刻相结合。”蒯宪说。

  从小喜欢书法、篆刻,“家族文脉”为他播下金石文化的种子

  谈到自己与金石文化的渊源,蒯宪说,是始于家庭的熏陶和影响。

  1961年,蒯宪6岁的时候,姥姥就将一支毛笔递到他手里,叮嘱他“好好写字”。而这支毛笔,就是潍县金石学家陈介祺的“文房中物”。原来,蒯宪母亲的祖上陈官侨和陈介祺之父陈官俊是同胞兄弟,母亲的爷爷又是潍县著名书法家陈柏岩。蒯宪从小得到不少书法“宝物”,都来源于家族的“分享”,而这种浓厚的文化氛围,也在年幼的蒯宪心中播下了热爱书法与篆刻的种子。

  “可以算是耳濡目染吧,从小就看他们的书法作品,也经常拿着家里的印章刻着玩儿。”蒯宪告诉记者,自己从小时候就爱写毛笔字,每天都要坚持练习。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1976年,蒯宪的作品入选首届山东省书法展,当时与他一同入选的还有陈君藻、张镜远等老一代书法名家。

  那次获奖经历,不仅给了蒯宪莫大的鼓励,还让他逐步创新,开始拓宽自己的书法篆刻之路。他开始对甲骨金文、秦瓦汉砖、简牍帛书进行深入探究,所作书法篆刻,法度森严而又时出新意。1992年,蒯宪用一幅将甲骨文与古代诗词相结合的篆书作品《东渡杂咏》,拿到第五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全国奖”,这是当时业内的最高奖项。此后,他的书法创作风格,也逐渐成熟、鲜明起来。

  弘扬金石文化,要重振“万印楼”雄风,也要坚持搞展览和交流活动

  这些年,在深耕书法篆刻艺术的同时,蒯宪一直关注潍坊金石文化的发展。蒯宪告诉记者,潍坊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金石文化重镇,金石学的开创者欧阳修曾在青州任职,赵明诚在这里撰写代表金石学发端的著作《金石录》,而陈介祺又被海内外学者推为“十九世纪以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代金石学宗师”。如今,潍坊已逐渐成为全世界金石文化的聚集高地和交流中心,海内外篆刻家的心往神驰之地。

  那么下一步,在弘扬金石文化方面,潍坊应该如何做呢?蒯宪建言说,首先,要高度重视“万印楼”对潍坊打造金石文化之都的重要性。“万印楼是金石的圣地,百余年来辉光熠熠。弘扬金石文化,就要让‘万印楼’焕发新的容颜。”蒯宪说,“这不仅需要金石爱好者多传播金石文化,权威的文化机构如陈介祺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也要发挥自己的作用,对入‘万印楼’收藏的每一方印章、印屏和每一件文物严格把关,确保收藏的高质量和高水准,真正把陈介祺金石文化推向全国乃至全世界。”

  蒯宪认为,传承与发展金石文化,还要坚持定期举办金石文化活动。不仅是金石文化周、金石文化展,还要搞学术研讨研究,把真正懂金石文化的人请进来,让潍坊成为真正的金石文化的中心。“当然除了文化传承,还要深入群众,比如将书法、篆刻学习深入中小学课堂,这样为金石文化注入新鲜血液,才能保持它长久的生命力。”蒯宪说。

责任编辑:张兴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