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网吧到网咖的转型路不好走 经营者看不到希望

来源:潍坊晚报   发布时间:2021-04-07 09:03:32


4日,市民在东风东街与虞河路交叉口附近一家网咖上网。

  曾几何时,在电脑尚未普及的年代,网吧让年轻人充分感受到了互联网带来的快乐。时过境迁,随着电脑的普及,网吧渐渐淡出大家的视线。众多商家为求生存积极寻求转型,提升软件、硬件,华丽转身为网咖,但经营状况依然不容乐观。是什么原因导致网咖不火?网咖的出路在何方?4月4日,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节假日上座率也不高

  4月4日,记者走访了我市城区几家网咖,虽然是在清明假期,但多数网咖里顾客不多。城区东风东街与北海路交叉口以西的一家网咖负责人刘经理对记者说:“现在一天也就一二十个来上网的,三层180台机器,大部分时间都是空位。”刘经理表示,夏季和冬季,连空调费都挣不出来,再加上房租、水电、人工等费用,几乎每天都赔钱。

  “比平时上座率好一点。”城区东风东街与虞河路交叉口附近一家网咖的工作人员孙先生表示,他们网咖共70台电脑,由于所处地段较好,上座率还可以。

  安丘市华安路附近一家网咖的负责人张恒表示,他的店投资了50万元,开业两年,至今远未收回成本。“开网咖还是一种情怀在里面吧。”张恒苦笑着说,由于自己还有其他工作,目前仍在坚持中。

  去年,一场疫情把刘经理和孙先生这样的网咖经营者,打了个措手不及,原本上座率就不高,再加上长达近一年的上座率限制,生存变得更加艰难。

  “00后”不买网吧的账

  多年前,电脑尚未普及到千家万户,网吧打开了年轻人交友、认知世界的新方式。部分网吧外甚至还排起长队,火爆一时。

  如今,电脑逐渐成了家庭中的必需品。作为网吧曾经消费的主力军,“80后”“90后”陆续成为家庭支柱。他们将更多时间放在生活和工作中,去网吧上网消遣的情景早已不复存在。

  “记不清上一次去网吧是什么时候了。”家住奎文区早春园小区的李涛今年32岁,他告诉记者,每天下班回家已经非常疲惫,还要照顾孩子,不会再和朋友一起去网吧组队玩游戏,最多就是睡觉前玩一会儿手游。“一部手机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去网吧花那个钱干什么呢?”

  在城区福寿东街与文化路交叉口附近一家单位工作的赵强表示,不久前,他刚刚入手了一台组装电脑,一套下来仅2300元,低廉的价格,超高的性能,也是他不愿走进网吧的原因之一。

  而“00后”消费群体,目前也已被手机端分流,很少会去网吧或者网咖。

  转型升级未迎来转机,网咖经营面临困境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对电脑的配置要求也越来越高,曾经的网吧经营业主,也在积极寻求转型。

  今年43岁的吴强2013年在高新区福寿东街与银枫路交叉口北开了一家网吧,当时共有70台机器。2019年,吴强又投入了50万元更换了设备,重新进行了装修,添加了饮料、食品等。“上座率要是达不到40%以上,很难靠副业赚钱。”吴强坦言,现在定位大众化消费,网费标准最低4元/小时,最高12元/小时。原本打算以大中专院校学生为主要目标客户,但后来发现上网的学生并不多。

  刘经理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以2017年发行的爆款游戏《绝地求生》为例,它的出现让整个网吧经营行业为之振奋。为了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大家纷纷将原来的网吧升级为网咖。“网吧与网咖的区别,首先就是硬件配置不同,处理器、显卡、高端机械键盘和鼠标、高刷新率电竞屏等,一台电脑就需要投资几千元至上万元不等。”刘经理表示,网咖还增加了水吧、桌游之类的配套服务,无论是环境和软饮,都比网吧更为丰富,因此定位为时尚玩家的休闲场所。据他了解,转型网咖,动辄需投资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

  大量的资金投入,网吧转型之后是否又迎来转机呢?刘经理表示,升级为网咖后,他店内的硬件配置甚至可以达到电竞比赛的要求。很多年轻人组团来玩游戏,高峰时段店内还排起了长队,仿佛让他看到了曙光。原以为借此机会能尽快回本,没想到是昙花一现。“现在一般家用电脑都可以很流畅地玩游戏了。我也已经没有资金再投入了,想转租出去又没人接手。”刘经理无奈地说。孙先生网咖内的机器也是四五年前升级的,此后再无资金投入,至今上网费还维持在2元/小时。

  网咖经营面临的困境,让大家纷纷表示,“现在网咖已经是夕阳产业了”。

  网吧探索多元化经营模式,但前路仍迷茫

  据媒体报道,2020年,全国网吧相关企业吊销数量为3638家,注销数量为9250家,倒闭的共有12888家。截至2021年2月,全国存续在业的网吧、网咖总量为124818家。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以工商登记为准,我市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网吧、网咖”,状态为“在业/存续”的仅有260家。

  “虽然疫情加速了网咖的衰落,但不是压垮网咖的最后一根稻草。”张恒表示,现如今,投资一家网咖,回收成本的周期越来越长。《绝地求生》后,再无爆款游戏出现,这么多年玩得最多的还是《绝地求生》《英雄联盟》,游戏市场空缺,令主打游戏为主的网咖,已很难吸引顾客走进店内。孙先生也表示,一般的游戏每三年左右,就需要更新换代,速度慢了,顾客的体验就会受到影响,如果只是单纯地把成本转嫁到顾客身上,顾客肯定也不会买账。

  市网络文化协会会长李庆国表示,近几年,网吧也在探索“网吧+”多元化的经营模式,比如“网吧+便利店”“网吧+驿站”“网吧+咖啡/奶茶店”“网吧+酒店”等,开源创收,但效果也因地而异。“以后网吧可能还会出现一些多元化、多功能发展的业态,比如在电竞培训、办公服务等领域的拓展。”李庆国说,市场洗牌会留下专业化程度更高、服务更好的选手。

  未来网吧这一业态是否会消失、被完全替代?有人表示迷茫,“走一步看一步吧,也许会像以前的录像厅一样最终消失”;有人则很坚定,“网吧一定不会消失,总有一群人是需要这样一个地方,算是一种‘精神家园’。”

  游戏行业与网吧、网咖生存息息相关。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中国游戏产业发展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收入2786亿元,同比增长20.71%。“未来游戏行业依然前景可观,但是对于网吧经营者而言,等客上门的时代已经过去,摆在面前的只有转变经营模式。”业内人士称。

潍报全媒体记者:郭超/文

责任编辑:聂臻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