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胸有惊雷,面如平湖,可拜扶贫工作者

来源:潍坊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11-09 12:50:18

  巍峨的高山之巅,无数基石垒砌的极点,亦如脱贫攻坚今日的成就,怎少得了扑身脱贫一线的每一位同志,岁月见证了他们荆棘塞途下的义无反顾,百姓也见证了共产党人的遒劲风骨。

  一片丹心向阳开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

  六十多年前的一句歌词现在读来依旧豪迈,说它是对今天脱贫攻坚的描述一定没人有异议,不过,艺术总归是高于生活,便在于脚下的冰从不“惯” 着人,这不,寒冬腊月雪地里的一跤,换来两年的“旧疾”反复,这赔本买卖的当事人正是今天的主人公—郭蕊,1981年出生的她,大学学历,正值当打之年,19岁便入党的她,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更是根深蒂固,寻常的一跤,其实并不能对她有什么影响,尤其是当你知道她还有着八年军旅生涯,也是迎风立雪摔打而出的退伍军人,但偏偏是修养两天就能恢复元气的伤,忙于扶贫工作的她一拖再拖,终究还是这样扎下了根。

  “应该去看看,早知道这样是吧,可真就是太忙了”采访当天郭蕊不乏真性情的说到。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而郭蕊的“忙”却是另有说法,现任职潍坊经济开发区北城街道办事处从事扶贫工作的她,已经是参与扶贫6年时间有余的“老人”,更是辖区内134户贫困户心上的“自己人”。

  简单的寒暄拉近了我们与她的距离,感觉用“率真”的第一印象诠释她恰如其分,我们奔着今天扶贫工作的主题开始了交谈,早已知晓我们来意的郭蕊,身子往后坐正神情切换到严肃模式,从自己的笔记本里抽出来一份名单展开,只一眼我便瞥见了日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字迹,我随口说道‘看着就挺多工作,写了这么多’,她笑道‘一般情况,这就其中一个本儿’,看来少见多怪形容的就是我这种人了。

  不想做什么“英雄”

  当我们问到辖区印象比较深的一些贫困家庭,郭蕊讲到后官村一家三口叔侄二人加老嫂子均患有不同程度的肢体、智力残疾,讲到两名不同程度残疾人生养的懂事的孩子徐守运一家,讲到失去双腿几十年身残志坚乐观谋生的杨保忠,我没有打断她的滔滔不绝,或许是看我没有呼应什么话,怕自己说的不是我们想知道的,她问我们讲这些是不是跑偏了,我追问道,了解到这些,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她坦言到‘就觉得,心当然不能硬,但是心太软的人可能不适合做扶贫工作’,后来交谈中我们得知,郭蕊调研摸排期间因为这些家庭的困难带给他的震撼,让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一月瘦了十多斤。

  罗曼·罗兰说过‘人最可贵之处在于看透生活的本质后,依然热爱生活’,后人用这话为真正的英雄定义,当我听完他对辖区贫困户的介绍为她总结到,郭蕊笑了笑说‘不想做英雄,因为英雄对应的都是别人的苦难,他们不需要我了,不是更好?’,我顿悟,是吧,当这个世界不再需要英雄,便是真正海晏河清!

  有些事,铭于心,有些爱,显于形

  民之所盼,政之所向,国家关于脱贫攻坚战如何打赢的指导性文件纷至,掌握第一手资料,了解村“两委”和党员群众代表意见,她是上行下效的执行者。同时,结合精准扶贫工作的要求和各村的实际情况,指导各村制定年工作规划,明确工作目标,理清思路,确定帮扶措施,使帮扶工作扎实有序开展,与社区、村干部一起入户走访座谈、访贫问苦,注重量体裁衣下政策的有的放矢,她是不用扬鞭自奋蹄的执行官。

  当我回听录音,当我事后看着自己采访记录的整整5页郭蕊为群众办的那些个贴心的实事儿,恍惚间我不知道理顺这些的线头在哪里,毕竟贫困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于是就各有各的扶贫方法,这也让我不禁感慨,这大概是我作为总结者的‘不幸’,却是时代下百姓的‘大幸’。话虽如此,可有几件感触到我的小事儿总归是让我意难平,于是拿来码上几句说辞,我们不赘述郭蕊联系眼科医院,为贫困户孙德亮本人免费做了白内障手术;也不拆讲她帮助结成帮扶马家埠村贫困户徐继龙孙子努力学习的事迹,哪怕自费为贫困家庭买米买面,因为桩桩件件等等等等…用采访郭蕊时她自己的总结来说‘我们就是按照党和国家的要求做好分内的工作,让他们感受到政策的温暖’。所以我想简单讲个故事,辖区龙爪树村的贫困户杨永庆,一次郭蕊走访到他家吃着儿子塞进口袋的几枚花生,闲聊中杨永庆大爷问道‘闺女喜欢吃花生啊?’郭蕊随口的说道‘对啊’,结果老人记在了心里,等下次郭蕊去到他家,老人拿出来一袋子花生,言道‘知道你多了也不要,我就给你一捧吧’,老人捧出来满满的一捧递到跟前,看出郭蕊想婉拒,老人言语中不乏着急道‘这是我种的,不是一会儿事’,‘ 他家没种花生这我是知道的,人家就是一番好意,找不到借口了’,郭蕊讲述的过程中补充道,于是,一个撒谎,一个不忍拆穿,扶贫者与被帮扶者的‘情与义’就这样借着一捧花生完成了交接。

  我想说:懂事和委屈,是划等号的

  “整个医院里,夸张了,整个那个楼…都是他的叫喊声,反正场景形容是感受不出来”

  郭蕊口中的他不是别人,正是他相依为命9岁的儿子,这次能顺利采访到郭蕊,实际计划是经过一次延期,11月2号的下午,我们在去采访她的路上接到她的电话,她儿子在学校意外受伤胳膊骨折入院,这次碰面我们自然问及她儿子的伤情,她跟我们也大概讲述了经过,虽是于心不忍,但我们还是追问道‘自己工作那么的忙,是不是对孩子有亏欠’,于是不出所料,得到的答案是陪孩子的时间少的可怜,爽约更是家常便饭,语气偏向于轻描淡写,郭蕊嘴上一直说‘他也习惯了,好在孩子懂事’,当我迎合着她的态度接上一句“当妈的也是真豁达”,或许是郭蕊感觉到自己失态,可能一瞬间愧疚袭来,刚才还戏说云云的她,带着笑意轻描淡写的用“就这样,也没办法”便为话题画上了句点,可恍惚中眼神里掉出了点心酸。

  文章接近尾声,感觉少了一些对郭蕊舍身忘我工作的记述,作为我个人竟然疑问自己这样写是不是有些对不起她的付出,少了对扶贫工作的敬畏,或许吧,但这是我们作为客观者对扶贫工作者本我的解读,对扶贫工作者人性光辉的理解,他们毫无疑问,是时代精气神的践行者,他们真真正正是国家意志的布道人,扶贫工作收关之年,岁月会将他们彪斌史册,他们的付出与汗水,将被这个时代、这个国家所铭记。

  通讯员:卢璐

责任编辑:李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