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指导阵地反击细菌战

来源:潍坊晚报   发布时间:2020-11-05 13:42:38


刘维布(右)与战友合照。


1957年,刘维布(左)与战友刁芳仁重聚时合影。

  刘维布,寒亭区高里街道戈翟村人。刘维布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7军146团官兵被动员后,整建制调入16军改番号141团,正式入朝参战,担任卫生指导员。1954年转业,曾任潍北双杨卫生保健院院长、潍坊市双杨公社医院院长等职。

  □文/图刘剑侠

  从贵州出发到吉林跨过鸭绿江到咸镜

  刘维布是寒亭区高里街道戈翟村人,他在17军49师146团看护排担任二班长,正在贵州普定参加剿匪战斗。1951年5月,其所在部队开到了贵州省安顺市石板房。部队开动员大会,17军146团七号首长(政治处主任)卜克讲话:“美帝国主义侵略邻邦朝鲜,直接威胁我国的安全,为了保卫我国的安全,我们必须保家卫国,誓与美帝血战到底!”大会后,干部战士纷纷写决心书要求入朝参战,保卫祖国。

  刘维布所在的146团被称为“能打善攻英雄团”,此时,野司首长发布命令,将原17军146团整建制调至16军,并改番号16军141团,正式出国入朝参战。其部队从贵州出发,经河北衡水、一直到达吉林省的辑安(今集安),它与朝鲜只有一江之隔。在这里发了皮大衣、皮帽子、毛头鞋等。同时,还新配了十字挎包和其他战场急救物品。然后跨过鸭绿江,后经连续五天五夜的急行军,到达了朝鲜东部咸镜北道的高山面。

  敌机来了部队原地不动,敌机走了继续行军。在路过黄草岭时,发现到处是美国鬼子丢弃的黑白塑料袋、罐头盒、宣传画、碎纸片等。公路两旁到处是炸弹坑,还有未响的哑炸弹和坦克残骸。另外还有两架飞机残骸也暴露在荒郊野外,原来1950年冬季,中朝军队与美军曾在这里战斗过。

  在左边的山岗处,有一处墓地是掩埋牺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地方,只见每个坟头上都有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军队的番号和烈士的姓名以及家庭地址等,里面还有几个山东籍战士的标记。

  学习简单朝鲜语炸石头挖防空洞

  入朝后,部队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学唱《金日成将军》之歌,再就是学简单的朝鲜用语,如:老大爷(阿波及),老大娘(阿妈尼),大嫂(阿朱妈妮),同志(东木)。飞机来了(扁机瓦西要),没关系(一留阿不扫),吃饭(帕毕莫个扫),谢谢(高马司米达),不知道(莫来格扫),知道了(阿来格扫),再见(到曼那不西达)。

  部队到驻地后,刘维布住在一户百姓家中,她家有三口人,老大娘,大嫂和一个小女儿。刘维布和战友首先做的一件事,是在山根处挖防空洞和搭防空棚,如果敌机来了,部队便立即进去躲避,有时一天要进出十余次。

  在有关人员的指导下,志愿军官兵上山伐树,搬石头垒墙,自己盖屋。

  在防空洞或防空棚内,仍会受到炸弹的威胁,战士们采取了挖山洞的办法,用钢钎钻眼,放上炸药再引爆,炸掉石头。30人一组,白天黑夜轮战,因技术开始不熟练,每天进度不过几十厘米。后来越来越快,每天进度在5米左右,战士们在打坑道中笑着说:“愚公能移山,我们也能开通山。”后来的山洞就可容纳五十多人,甚至100人之多,使防空安全有了保障。

  伤员多来自飞机炸弹炸伤和飞机机枪扫射,病员多是感冒、肺结核和一部分冻伤。朝鲜的冬天异常寒冷,有的战士脸被冻肿了,脚被冻坏了。当时部队配了樟脑膏和防冻油膏,但收效甚微,除治疗外,战士们还采取用雪洗手、搓脸等方法来防冻。最不适应的是一些南方兵,他们从来未经受过这种严寒的滋味,对他们来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前线反击细菌战敌机扫射腿受伤

  1952年春天,由于美帝及联合国军在战场上节节失利,毫无人性地在战场上实行了灭绝人性的细菌战,他们将病毒和细菌放入老鼠、苍蝇、跳蚤等体内,再用飞机投到我军阵地。刚刚成为卫生干事的刘维布,接到去前沿阵地指导反击细菌战的命令,他和团部卫生干事刁芳仁立即出发。

  团部专门在大山上给他俩盖了小屋并安装了电话,以便及时向各营各连了解和指导反击细菌战的情况,可此时美帝飞机为配合实施细菌战频繁到此狂轰滥炸。

  有一天电话线被炸断,刘维布和刁芳仁便冒着敌机轰炸向前沿阵地跑去。一架敌机发现了他们,追着扫射,刘维布腿部被一颗炸弹皮击中,鲜血直流,刁芳仁背起刘维布躲进附近的一个山洞,进行包扎。待敌机飞走后,刁芳仁又背着刘维布到团部医院治疗。因为共患过难,他俩成了生死之交的战友。

责任编辑:李倩